直到殿下长大成人老奴已经等了十多年,实已迫

9号彩票平台官网 2018-08-10 22:30 阅读()
深深道:“龙作作这般跋扈,吉祥心里一定也不舒坦。”
 
    静静道:“咱们只要讨好了吉祥,有她撑腰,龙作作还奈我何?”
 
    深深有些担心地道:“可是咱们之前还跟吉祥玩心眼儿呢,你看今晚咱们去厨下帮忙,她都没好脸色给咱们,能……接受咱们吗?”
 
    静静道:“她那时心情不好,可未必是冲着咱们。再说了,今时不比往日啊,我就不信,她现在房里不犯核计。”
 
    深深道:“对啊!这时咱们去找她谈谈天,说说话儿,哄她开心,那就是雪中送炭。”
 
    静静急道:“那还等什么啊,咱们赶紧送炭去,去得晚了,只怕她都睡了。”
 
    静静一拉深深,风风火火就出了房门,吉祥这时也刚出了房间,她们惯性地向彼此的房门处送出三步,不约而同地站住。廊顶气死风灯照着她们的模样,齐齐一囧,然后吉祥
 
嫣然开口:
 
    “深深姐,静静妹子,这么晚还不睡啊?”
 
    深深忙不迭点头:“嗯,秋老虎也厉害着呢,今晚天气又闷得慌,正想找你聊天解闷了,你这是……”
 
    吉祥咳道:“我也是觉得天气烦闷,本想出来纳凉,来来来,你们到我房里坐。”
 
    当下三人就谈笑晏晏,挽臂拉手,亲亲热热地进了房间。
 
    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 
    龙作作的房间里,一豆如灯。
 
    李鱼和龙作作躺在榻上,放着帷幔。李鱼手中持着蒲扇,给作作轻轻地扇着。
 
    其实两人已经有了夫妻之实,如今连孩子都有了,虽未举行拜堂仪式,已然就是夫妻,本无需为作作另行准备卧室。可她正怀着孩子,家里若没有这条件也就罢了,既有条件
 
,长辈多会有所注意,要小夫妻分房而睡。
 
    主要原因是那个年代的医疗条件实在差得很,生孩子对女人来说,就是过鬼门关,这句话绝对是无数血淋淋的事实总结出来的。而即便不是产期,怀孕期对母子、生产后对婴
 
儿,同样是一个严峻的考验。
 
    年轻夫妻血气方刚,同房而睡一旦忍耐不住,不慎酿成了严重后果,岂不是喜事变了丧事?所以作作一到,潘大娘见她已身怀六甲,马上就欢天喜地的为儿媳妇单独安置住处
 
了。
 
    房间里,二人说了一阵子悄悄话儿,李鱼对作作抱上一抱,咂个嘴儿,尤其是轻轻抚摸她的肚子,如呵珍宝的样子,作作那千里寻夫的怨气也就消了。怨气一消,便发牢骚,
 
李鱼小意儿地解释,将自己诸般难处一说,这一节也就揭过去了。
 
    龙作作也不傻,之前负气不平,也是因为李鱼失言在先。她一个尚未出阁的姑娘,怀了他的孩子,还得千里来寻,主动送上门儿来,未免显得轻贱了,她心里能没怨气么?
 
    李鱼不是不通情理的人,在杨思齐那老宅男面前吹嘘卖弄,在龙作作面前就得嘘寒问暖了,这时候作作气愤也发过了,牢骚也发过了,因为李鱼的抚慰体贴,一腔怨气尽去,
 
胸臆间都觉畅快了许多。
 
    两个人就那么静静地依偎着,静静地体会着温馨的感觉。
 
    过了半晌,李鱼突觉肋下一疼,却是龙作作掐了他一把。
 
    李鱼苦着脸儿道:“你都要做娘的人了,怎么还是这般喜怒无常?这又怎么了?”
 
    作作瞪着他道:“明天你陪我去西市!”
 
    李鱼赶紧道:“好好好,去去去,买买买!西市……最奢华的东西都在东市,不如……”
 
    作作截口道:“不!我就要去西市!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成!那就西市!”
 
    李鱼心想,“包”治百病啊!唔……这年代,还不流行女人带包,但总有女人喜欢的东西,明儿就陪这姑奶奶去,花钱消灾呗。
 
    却听作作气鼓鼓地道:“跟我耀武扬威?笑话!明儿我们去,就在乾隆堂对面,不管什么代价,把那店铺兑下来,我要开店!”
 
    李鱼大惊失色:“乾隆堂?开店?”
 
    作作乜着他,冷笑道:“怎么?这么心虚,你是不是又干什么好事了?”
 
    李鱼赶紧道:“没有,绝对没有!我是说……咱们很快就要离开长安了,开什么店呐。”
 
    作作似笑非笑地睨着他,道:“咱们离开长安,和龙家在这里开一家店号,有什么关系?”
 
    龙作作可没跟李鱼说过曾经遇到杨千叶的事,那种丢人的事,她才不会讲。不过这口气她却一直想着讨回来。但李鱼却不知道她为何知道乾隆堂的存在,因为不知道,所以不
 
知道她了解多少,其中又有多少臆测。
 
    于是,刚刚抚慰了作作的情绪,自己也放松下来的李鱼,又紧张起来。
 
    这时,隔壁响起一声清咳:“鱼儿,夜色深了,别打扰作作休息,快回去吧。”
 
    李鱼答应一声,翻身起来,只能揣着一肚子忐忑离开,这一宿,他怕是睡不好了。
 
    ps:作作要去跟千叶开店打擂台了,人家叫“乾隆堂”,作作这店叫啥好,大家有建议没?
 
    接下来七大梁就要开始跟李鱼杠上了,有人说女人多了点,其实这些女人未必都属于李鱼,大家觉得都哪些女人可以送人,莫给李鱼呀,不妨也说说。
 
 第289章 生意
 
    乾隆堂,账房。
 
    店东杨千叶和大掌柜墨白焰坐在账房里,正在谈着“生意。”
 
    如果,谋国也算是一门生意,那么两个人现在讨论的就是一门生意。
 
    杨千叶道:“现在,咱们在长安算是立住了脚,商场上也结识了些朋友,随后还得结交些官场上的人物,这样,既方便咱们在长安行动,也可及时获取朝廷动向。不过,这都
 
是小节,最重要的是,欲复我大隋,该从何处着手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轻轻叹了口气,道:“墨师,如今天下已定,不比乱世,乱世中机会比比皆是,不管是在朝廷上延揽官员将领为自己所用,还是在民间举义旗招群雄改天换日,都行得
 
通。”
 
    墨白焰颔首道:“殿下说的是,所以,咱们首先应该想个法子,让这天下乱起来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柳叶儿似的眉轻轻蹙了起来,道:“之前意图在利州兴兵,再由我大隋遗臣在各地呼应,结果失败了。意图往陇西朝廷疏于控制的所在,先练出一支强兵,奈何又……
 
 
    杨千叶沉默了片刻,道:“刺杀李渊,制造皇室内乱的计划依旧失败了,墨师,现在咱们在长安虽然立住了脚根,我心中反而茫茫然不知所措了,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走。”
 
    墨白焰黯然道:“殿下,这是老奴之罪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摇头道:“墨师不必揽过自责,你为了我杨家……”
 
    墨白焰激动地道:“老奴不是揽过,确是老奴之过。当年殿下年幼,不能肩负重任,老奴隐藏起来,一面抚养殿下长大,一面利用宝库在各地开设善堂,趁机收养孤儿,培养
 
死士,一直办的都很顺利。直到……”
 
    墨白焰抬起头,直视着杨千叶:“直到殿下长大成人老奴已经等了十多年,实已迫不及待另一方面也是眼见李唐江山渐渐稳固,生怕拖得久了,复国希望更加渺茫,所
 
以,行事不免行险用急了。”
 
    墨白焰苦笑道:“但行大事,哪有一蹴而就的道理,何况是改天换日再造江山这样的伟业!世间再没有比这条路更加难行的了,老奴居然痴心妄想……,殿下,既然我们如今
 
明白错在了哪里,那就好办了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道:“墨师是说?”
 
    墨白焰坚毅地道
自立为帝,老奴这法子,与之有些相似,也算是因果循环,报应不爽!”
 
    杨千叶想了想,展颜道:“墨师,我细细一想,这个法子虽然慢了些,可是似乎真的可行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