潘大娘就从厨下出来了米又有淘了,菜有人洗了

9号彩票平台手机端 2018-08-10 21:52 阅读()
 
    伞面莹白,仿佛一片沃雪,又似一张白纸,苏有道提着笔,不期然地想起了方才乍然一见的龙作作的模样:俏的眼、艳的唇、毕露的锋芒……
 
    笔在朱砂盒中蘸了一蘸,苏有道毫不犹豫地向伞面上点去,点点梅花跃然其上,仿佛一场大雪之后突然绽放出了它火一般的热情……
 
    “咚咚咚咚……”
 
    坊门处的鼓声响起来,坊丁要关闭坊门了。依照宵禁令,夜晚是要闭坊的,此举无疑会保证治安的良好,但是对一些尚未办完事情的人来说就有些不便了。不管是回家的、歇
 
业的、投店的、出城的,俱都加快了步伐。
 
    李鱼带着吉祥、深深和静静离开西市的时候,街上行人已经不多,李鱼快马加鞭,轻车则疾驰于后,等他们赶回延康坊时,刚刚放慢马速轻驰入坊,坊门就在他们身后关闭了
 
 
    车载三美,个个娇俏,每日早起便随着李鱼出门,每日傍晚,又被他用车载回,早成了延康坊的一道风景。掌管坊门的这两个坊丁,一个叫杨帆,一个叫马桥,每天早晚都能
 
看见李鱼美女伴当,进进出出的, 心中怎不艳羡?
 
    两个坊丁依依的目光,追送着三美的车马,追出好远。只是,听说人家是西市署市长呢,那可是日进斗金的大豪绅,自家怎生比得?二人只能望而兴叹:“大丈夫当如是也!
 
奈何,我不是大丈夫……”
 
    :嗯嗯,下一章继续创作中,争取晚上发
 
 第285章 五朵金花
 
    “大娘!您快歇歇,我帮您洗菜!”
 
    “我淘米!”
 
    一进家门,吉祥还没开口,深深和静静两位姑娘就热情地冲进了厨房。
 
    两个吃货倒不是为了尽快吃上晚餐,而是因为她们已经发现,要拥有李鱼这张高档长期饭票,潘大娘这一关是必须要攻克的,只要哄得潘大娘子开心,她一开口,李家孝子还
 
不顺水推舟?
 
    于是乎,两位姑娘除了借着在李鱼身边读书的机会,来点办公室撩骚一类的风情小故事,一回到家就是想尽办法讨潘娘子开心了。
 
    而且,两位姑娘谁也没有挑明,便已心意相通地达成了革命统一阵线。吉祥姑娘不是占了先手么?我们可是有姐儿俩,论质量不输于你,论数量还多你一倍,这竞争力自然大
 
增。
 
    吉祥因为早就跟在李鱼身边,且已有了潘大娘的亲口认证,实在抹不下脸面来学这两个没皮没脸的小女人,眼见二人一头冲进了厨房,口口声声把潘大娘叫得比亲妈还亲,便
 
负气地站住了。
 
    李鱼察觉了她微妙的情绪变化,心中也有些尴尬。深深和静静表现的也太明显了,简直就差敲锣打鼓宣告众生,说她们要进李家的门儿啦,他又不瞎,岂能看不明白?
 
    其实这样两个娇俏可爱的女孩子,李鱼实在讨厌不起来,只不过以他后世过来人的性情,却难免有些“惧内”,他可做不到理直气壮地纳小儿,眼见吉祥嘟起了嘴儿,李鱼便
 
涎着脸儿上前,道:“她们两个在咱们家白吃白住的,还不兴帮咱们家多做点儿事?甭管她们,让她们去,来,咱们回房说点悄悄话儿。”
 
    这他们咱们的,关系撇得清清儿的,很有说话技巧了,奈何吉祥姑娘也是个人精,一点都不傻:“什么叫白吃白住啊,要是这么算的话,我也是白吃白住呢。”
 
    李鱼一脸严肃:“这怎么能一样,你是我的女人!”
 
    吉祥绷着脸儿道:“着哇,她们两个也可以变成你的女人啊!”
 
    李鱼执起吉祥的手,真诚地道:“不!这辈子,我只有你,就心满意满了。”
 
    吉祥敲了敲脑袋,思索地想:“陇右马邑州有个什么人来着,龙姑娘还是蛇姑娘,哎呀,记不清。”
 
    李鱼干笑道:“龙作作,龙姑娘。”
 
    李鱼赶紧又抓起吉祥的柔荑,道:“龙儿呢,是个小意外……”
 
    吉祥一脸吃惊地打断了他:“这要是个大意外,该讨回来几个姑娘?”
 
    李鱼一脸尴尬:“呃……这个……我……咳咳……”
 
    吉祥道:“好啦,别一副苦瓜脸,好像人家多凶悍的模样。”
 
    吉祥往厨房里瞟了一眼,压低了声音道:“那两位姑娘,可是见了腥的猫儿一般,就巴望着能嫁进咱们家里呢,我警告你,可不许动心,不然……”
 
    “那不能!”
 
    李鱼正气凛然:“咱们家谁当家?我家吉祥姑娘啊,你不点头,母苍蝇都别想飞进来一只。”
 
    吉祥白了他一眼:“这话你说的啊,你可记住了!”
 
    吉祥说完,举步就走,李鱼问道:“你去哪儿啊?”
 
    吉祥道:“我去厨下帮大娘做饭。”
 
    片刻的功夫,潘大娘就从厨下出来了米又有淘了,菜有人洗了现在连掌勺的都有人代替了,潘大娘很高兴地就解了围裙。
 
    潘大娘出了厨房,就见自己的宝贝儿子站在堂下,做无语问苍天状。
 
    潘大娘放轻了脚步走过去,盯着儿子发呆的脸庞看了看,疑惑地道:“儿啊,你要吟诗吗?”
 
    李鱼醒过神儿
    潘大娘悲天悯人地摇着头,消失在了李鱼的视线之内。
 
    李鱼往厨房里瞧了一眼,小小一间厨房,三个姑娘置身期间,各自卖弄本领,风拂柳,柳扬枝,小腰身袅娜,挽起袖子的胳膊白生生地跟剥了皮儿的水萝卜似的,一张张俏美
 
的容颜,被灶中火光映得红扑扑的。
 
    李鱼不禁悲叹道:“一个都吃不到,哪儿有福啊?”
 

相关推荐